@晓雨吖.




向往童话里的森林,仙侠小说里的深山。

一直都在。


具体信息在超链接【个人信息】里。


脑洞多写不出来。有需要脑洞的小可爱且不嫌弃我幼稚思想的可以找我。

院长永远是我心里的TOP1
三次加油
我们一直都在

疯人院长:

好久不见,没想到再次更新消息会是因为这种事,事出有因,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出来跟不清楚情况的一些人说一下。

15年我还在博客写文的时候曾授权过一个姑娘把部分文转载到贴吧,迄今为止我只授权过这一次,但其后因为退圈,在我的要求下,最后是以删除所有授权文章为结局的。只那一次,我再未授权任何人转载本博客文章,也就是说,除开TXT电子书,我不该在任何线上线下再看到我的文章的。

因而对于在另一个追文网站看到了不认识的姑娘以更文形式贴出的《浮盏》全篇内容,我觉得很惊异。细想斟酌,也许是怪我没有公开声明过,姑娘不清楚情况。

所以今天特此声明

——本博客所有内容均不授权转载到任何其他地方,有转载过的,请删除掉。有TXT文档电子书的各位,也请私留就好,不要再进行二次分享传阅了。

我们静悄悄的,把它践行成约定好吗?




既然上来了,最后一次以“院长”的身份说一些话。

先解释一下,我并没有删掉博客内的文章,只是匿掉了。内容和互动都是我和你们之间宝贵的回忆,我舍不得。选择匿掉是因为既然退圈,想退得干净些。

没想到一百来篇博客,最后公开的只剩下这一篇了,对于留下了几个没填完的坑,能说的只剩抱歉了。曾经我豪气冲天说过也要为他们写文写到“落笔百年,合书无憾”,没想到最后始终是留了遗憾。

我在台灯下缩在被窝里打出这些字的时候心里有一点失落,但更多是平静和感动。随着这一百来篇文一起被匿起来的是,我曾经疯狂而炽热的情感,它们被我熬过的夜、噼里啪啦敲过的键盘、夜半荧荧的屏幕光和成千上万首的歌串起来,变成我每每想到,都还是忍不住要笑出来的满足,最后归为恬淡和平静。感动是,大半年过去了,然而直到昨晚,我还收到满是温暖的私信。真的真的,很高兴认识你们。

村上春树说,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森林,迷失的人迷失了,相遇的人会再相遇。


希望你们想要的都能得到,风时有檐,雨时有伞,迷路有灯塔,阴冷有暖袄,阳光下打盹,秋野里看霜。沿路既能看到清晨凝结的露珠,也不忘阔夜虽暗却能赏星空疏朗,月落乌梁。

成长为一个内心温暖而不仅仅是强大的人。

晚安了我的姑娘们。



——院长致上
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476 )

© 折雨呐. | Powered by LOFTER